首页 极品美女赵玉婷 下章
第五章
强烈的快,使陈龙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。同样强烈的快,却让娇的赵玉婷完全放弃了精神反抗,赵玉婷滑部在用力扭动,配合着陈龙动。终于赵玉婷再也忍不住了。

 “…啊,不行了…我不行了,快…别停”赵玉婷粉红的道夹紧搐,晶莹的爱一波一波的出来,同时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清脆、喜悦的高声叫声,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,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。

 此时陈龙感到美女的子花心象婴儿的小嘴一样着自己的头,知道美女要高了。果然,随着一股浓洌滚烫的从姑娘的子深处在陈龙的大头上,赵玉婷身了,赵玉婷道内高再次降临,陈龙也极度兴奋。

 疯狂地着身下梦寐已久的极品美女,赵玉婷每一次悦耳的叫声都几乎令陈龙,但陈龙还是忍住了,陈龙的积极进,猛烈动,身下的赵玉婷全身有节奏的扭动。

 不顾一切地高声叫,美女的玉左右猛烈晃动,双手抱紧陈龙,作爱的无比快令赵玉婷的手指把陈龙的后背抓出条条痕迹,樱桃小口无比兴奋地狂咬着陈龙的肩膀。

 陈龙御女无数,但从没见有赵玉婷这般高超的上功夫的俏丫头。陈龙仰起头,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。

 由于美女的道内充和之前的,使得陈龙的更为顺畅,陈龙开始尽情,以最大的行程,出来进去,进去出来,连续数十个回合,又缩短了行程,急速,只见他股沟里的条形肌,不停地动着,好像一头发情的雄驴,在赵玉婷的花瓣快速进。

 经过强烈刺的赵玉婷的脸蛋上,横七竖八的唾浸的一片一片,赵玉婷感到面颊燥热,火辣辣的感觉还没有下去,花瓣里又掀起了急风暴雨,闪电雷鸣。

 神圣的花瓣正在承受着强力的冲刺,的速度在不断地加快,在不断的深入,美女只觉得像一火柱,在自己的里熊熊地燃烧着,烧得娇脸起,烧得美女娇躯惊涛掀。

 赵玉婷不停的搐着:“啊!嗯…”俏赵玉婷顾不得自己是被强了,叫声四起,既娇且妩媚,似乎全身燃烧起的火焰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深入,越来越普及,燃烧着腹部,贯串着全身。

 赵玉婷翻滚,海横,顿时:温香软玉怀,醉。陈龙的确是个行家里手,招招不凡。

 他一看赵玉婷已经接近了高,突然换档减速,给美女以息的机会,一阵身透体酥之后,陈龙又转移了方向,一方面缓慢地,一方面用自己宽厚的前,转着一对丰

 只见他双肩纵动,以赵玉婷部为中心地运动起来,这一招,使赵玉婷刚刚减弱的火,又一下升腾起来,两只玉臂又舞动起来。

 赵玉婷那情漾,飞霞彩的娇容更加妩媚、动人,两片红上下打颤,时而出排贝似的白牙,嘶嘶吐气,黑油油的长发,在丰腴的脊背、圆软的肩头上铺散。

 这时又一高掀起,陈龙抱着赵玉婷竟在上翻滚起来,但始终紧着赵玉婷的花瓣,把俏丫头得哇哇大叫,赵玉婷全身每个细胞都开始沸腾。

 陈龙又翻滚回原处,顺手又拿了一个枕头垫在赵玉婷的部下面,使得赵玉婷花瓣高高仰起,陈龙又用双手抱起赵玉婷的两只大腿,把赵玉婷的小腿架在了他的肩上。

 陈龙身体前伏四十二度,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上,又开始了猛,一下比一下深,一下比一下狠,每一下都到花瓣深处的花心…“唔…啊!别停…啊快”

 赵玉婷娇嘘嘘,澎湃。一石起千重,涓涓溪水般的汁,,向上奔涌,冲击着赵玉婷花瓣内壁。

 赵玉婷全身的血沸腾起来,紧咬嘴,现出一种又胆怯、又舒畅的姿容…“我受…不了了…哎呀…舒服…别…给我…死…死妹儿算了…唆…慢点…行吗?…哎哟…你…花招…真…多…舒服死我了”

 美女发出一阵阵的叫声。随眷不断地深入,随着的不断变速,随着内心不同感受,不由自主地呻着:“喔、啊,嗯、唷、哎、呀、哟。”

 赵玉婷已经汗水,水淋漓,陈龙拿出了更大的力气,直朝花瓣的幽境猛,赵玉婷的花瓣一阵阵收缩,陈龙的一阵阵凸涨,花瓣紧包狠涨着花瓣,纹风不透,丝毫不离,一种强烈的刺,同时袭击着了赵玉婷和陈龙。

 “哎呀…饶了我啊!”赵玉婷开始求饶,陈龙则越越起劲。赵玉婷又一次身了。美女在手舞足蹈,狂呼叫的高连连不断,一连了三次。

 陈龙看着赵玉婷时的娇美表情,再也控制不住自已的情,像火山爆发般地到赵玉婷神圣美妙的子里,将娇的子的几乎要燃烧起来。

 陈龙顶着赵玉婷花心,赵玉婷的花瓣挟着陈龙的在温暖、多水的花瓣内浸泡着,滋润着,陈龙尽情享受着赵玉婷少女玉体的温馨。

 赵玉婷尽情地把玉腿分成最开,热情地陈龙的入自己的子内。陈龙完全出后,赵玉婷的部仍多情地夹住那陈龙的,像是要挤得陈龙的一滴也不剩似的。

 第一轮事结束后,赵玉婷的息声仍未平复,脸上那动人心魄的红晕也未曾退去。美女的体依然柔软温暖,娇的皮肤上仍有大量细细的香汗。陈龙靠在美女丰的玉上,清晰的听见那剧烈的心跳声,不意犹未尽的又开始对美女动手动脚。

 一只手抚着美女的房,另一只手挤到了美女的两腿之间,俏赵玉婷温柔地推开了陈龙。此时的赵玉婷身上再也找不到身为高级女公关的傲人气质,脸上挂着两串悲痛可怜的清泪。

 美女作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这群下肮脏的男人轮,陈龙终于软了下去,看着赵玉婷那具莹白如玉、浑圆翘的人丰,终于慢慢的靠向赵玉婷身前,顶住赵玉婷花心,就是一阵磨转。

 陈龙两手更在赵玉婷高耸坚实的玉峰上不停的,还在赵玉婷秘着那小小的粉红色珍珠,不消多时,赵玉婷的秘内再度缓缓

 大腿内侧一片狼藉,全是两个男人的水。但还没有结束,陈龙和刘宝柱各自内了赵玉婷两发,可还有两个男人在旁观战呢,赵玉婷看到这两个更加肮脏的家伙正慢慢靠了过来…***

 邵银喜和张狗蛋被陈龙和赵玉婷的战看的热血沸腾,现在这个死胖子终于后倒下了,也轮到他俩来赵玉婷了。

 这俩人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,张狗蛋把赵玉婷拖到自己怀里,与此同时他那个包皮过长的离谱的包茎具也顶在了赵玉婷的大腿上,丝滑的触感让张狗蛋一个冷战。

 又又大的茎开始抖动了起来,在包皮中的头也拼了命的想要钻出来,但毕竟包皮太长,三十多年也没去做过包皮手术,严重的包茎让头三十多年都没有见过天

 平时寻花问柳,无论是去嫖娼在女身上发,还是和刘宝柱一起半夜堵截大学附近那些落单的女大学生之后进行,都无法彻底进行。

 因为头长期在包皮中,无法得到充分的触觉刺所以格外感,但包皮和头之间三十多年累计的包皮垢足矣阻挡住任何快,所以张狗蛋无论是强女大学生还是去嫖娼都格外的能干。

 而且被他干的女生都会在辱和快的两个极端崩溃,他的包皮实在是太长,在进女生后带来的扭曲的摩擦挤感是一般茎无法给的。

 如果他长得英俊,恐怕很多女生都会为他的具沉,但恰恰相反,这个家伙丑陋下,被他干的女生虽然格外刺,但看到他的脸都忍不住作呕,这种矛盾的心态也是独一无二的享受。

 但此刻的张狗蛋茎还没入,只摩擦赵玉婷的大腿肌肤就兴奋的开始分泌粘了,这也是前所未见的奇观,看来这个美女真的是与众不同的绝世尤物。

 邵银喜的巴细长坚硬,一抖一抖的,他俯下身,把脸贴近赵玉婷的内口,伸出舌头,也不顾陈龙刘宝柱的还在那边上糊,就开始伸着舌头赵玉婷。

 双手也扒开她的美往里窥探,赵玉婷还在息着,显然连续的四次内和多次让她的体力不支,已经无力反抗这两个家伙的亵玩。

 “怎么样猴子?”张狗蛋问邵银喜。“还不行,咱俩还得再开发一下,这小妞确实是个极品,但要一起恐怕她现在还受不住”

 邵银喜回答他说看来这俩人是打算一起上赵玉婷,但邵银喜觉得赵玉婷目前的状况不能完美的承受俩人同时的,其实不然,邵银喜只是觉得赵玉婷还没到兴奋的巅峰。

 此刻不能完全彻底完美的享受,还需要再加大些刺,这两个人号称有一手玩女人的绝活杂技,但还没到表演的时候,刘宝柱和陈龙在边上好奇的看着。

 脑子里浮现出这两个鬼一起赵玉婷的画面,同步进行夹击,还是一个一个口呢,但无论怎么玩都是无法想象的刺,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录像机,要把这一幕录下来反复回味。

 “猴子,我要先一次,我忍不住了!”张狗蛋兴奋地声音都开始发抖。邵银喜看到张狗蛋这个德行只好站起身来把赵玉婷的先让给他享受,不过邵银喜的内心不不乐意的。  M.udUxS.cOM
上章 极品美女赵玉婷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