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
第25章
如果说因为艾晓彤认识了佟天赢是偶然,那么女儿丢了不得不求助佟天赢帮忙找到就是必然吧?或者,自己穿着他的上衣由他陪着去五道口买衣服的时候,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,我已经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了,梁言专一地爱着我,我却除了爱他,心里还装下了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老男人。

 “凌晨两点半,你还在我身旁,关上电话,我不想再和谁多说话,爱着你的我,认真听你说的每句话。

 凌晨两点半,你不在我身旁,讨厌自己为何还要这样的牵挂,爱着你的我,无法隐瞒自己对你的想法…”沈嫣爱上了两个男人,这是她26年来无法想象,无法理解的。梁言归期未定,她却对佟天赢动了真心,因而爱这四个字,不止适用于男人,如果没有遇到他,他永远也不会相信,作为女人,也会因而爱,他们在找回嘉嘉的那个凌晨,午夜后关灯的第二次做,他从后面进入,侵犯自己,那是从初夜以来都没有过的侵犯和痛楚,那么硬,那么深,心灵深处的潘多拉魔盒在那一刻打开,只是,沈嫣却不知道,不到一刻钟就把自己两次送到顶峰的男人,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个老男人佟天赢。

 工作永远让她抬不起头来,不是羞愧,是忙碌,文件翻译,外宾接待,偶尔出差,她很辛苦,但她也接受这样的生活,在梁言离开后的几个月时间里,她就明白,丈夫永远不可能像父亲那样爱自己,照顾自己,女人只有自强独立,才能实现自我价值,才能体现出人生的意义。

 (作者说,如果一定要沈嫣在SM游戏中扮演女王或者女奴,她必须是女王,不是作者是男奴,是沈嫣就是作者,这是代入感最强的角色,没有之一)。

 梁言打来电话说,国庆之前会回来,这次不会再变了,沈嫣的期待依然,只是没像以前那般炽烈。如果你一直守在我身边,我们之间,也不会入另一个人吧?如今,我依然属于你,可是却不再是你贞洁完美的了。沈嫣最爱的依然是梁言,她并不知道自己对佟天赢是不是爱,可是她却变得对他依赖,甚至有些渴望他给他的刺爱,特别是嘉嘉被找回后的那个夜晚。她不会主动找佟天赢求,可是,每次佟天赢找她,只要不是真的有事,她都不会拒绝。

 从沈出差回来,公司给了沈嫣一天假,佟天赢约了她去东五环一处高尔夫球场,这次没带杨新,佟自己开着车,沈嫣坐在副驾。

 到场后停好车,佟天赢的专属球童过来想服务他们,没想到两个人却像没有看见他一样,没有开门下车,反而是在车里热吻起来。佟天赢探头到沈嫣这边,张开嘴,沈嫣也就顺从配合地相,还闭上了眼睛。

 车前的小伙子看的热血沸腾,有钱真好,每次带的女人都不一样,这个女人更是气质姿都比以前那些要好。小伙尴尬地在那等着,想躲开,却挪不开腿。直到三五分钟后,两个人才下车来。

 小伙忙去帮佟天赢开门:“佟总来了!”

 “啊,来了来了。”说着和沈嫣一前一后往大厅走去,球童礼貌地向沈嫣问好,沈嫣回应你好。

 她没有笑,姿态却让他觉得温暖,从来没有这么美丽的女人对他这么温暖,特别对比佟天赢之前带来的那些眼睛长在头顶的女人,更不能并论。披肩黑发,橙的棉布连衣裙,恰到好处地盖到膝盖,下面是匀称干净的小腿,脚上双白色运动鞋,这么清纯的女孩子,怎么会去做小三呢?看她的样子,小伙怎么也想不到她已经是当妈的人,更想不到她和佟天赢之间荒唐的故事,哦不,说成事故更贴切。

 两个人来到球场,这是沈嫣第一次打高尔夫,佟天赢手把手地教她,沈嫣学的很快,一会就掌握了基本要领。佟天赢要她自己练习,自己坐到后面的躺椅上休息。

 过来一个男人,看相貌,得有六十多岁,秃顶,身材还算匀称。

 “小姐,球打的不错。”沈嫣看了一眼搭讪的人,说:“哪里,这是我第一次打高尔夫。”

 “打的确实好啊!如果小姐从小练球,能成为巾帼老虎伍兹!”说着,夸张地往后仰身子,猛地对她竖起大拇指。秃顶老头的夸张言行逗乐了沈嫣,她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挥杆击球。

 “这是我的名片,敢问小姐芳名,能否留下联系方式?”沈嫣没有接,只对他说,我跟朋友一起来的。老头往后面一看,一个长的像80年代的香港武打影星一样的男人笑着看向自己。老头也回以笑意,走了过去,坐下和佟天赢闲聊起来。

 中午十二点,佟天赢和沈嫣离开。

 “去吃火锅吧,青年路有一家店不错,很多明星都在那吃过。”佟说。

 “好。”沈嫣答应。轿车停在距离十字路口不远的位置,等信号灯变绿。

 就几十秒的工夫,这个氓佟就牵着沈嫣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裆上,沈嫣想缩回去,佟却更用力地往下,沈嫣就不再抗拒,乖乖让左手掌在了那团鼓的帐篷上,她不动,也不用力,佟天赢笑着又来亲她的嘴,她就张嘴伸舌相

 舌吻着美丽人,佟天赢虽然对她的左手不动作不满意,但是比起几个月前的反抗挣扎,已经好太多了,早晚让你变得跟我那些娃一样,那样干起来才更尽心意。

 这家火锅店墙上贴了歌星影星在这吃饭时的照片,佟天赢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,沈嫣却想坐里面,佟坚持坐窗边,你长得这么美,还怕人看见吗?明知沈嫣为何不想坐靠近窗户的地方,佟依然故意这么说。

 “老佟?”

 “哎?老杜你也来了啊!”沈嫣顺着佟天赢招手的方向回头看去,晕!这不是刚刚搭讪自己的那个老头么,他们怎么这么快就熟悉上了。老头身边是一个高挑美女,目测至少有172,扎着发髻,上身粉紫西装,下面一条藏蓝及膝裙,黑色高跟鞋,很正式的样子。

 “你也来这吃饭啊?”佟问秃顶老头。

 “老顾客了。”老头走过来,对沈嫣说“美女,没想到不到半个小时就又见面了!真是缘分!”沈嫣没接话,佟接着说,那坐一起啊,今儿我请客!“那就坐一桌吧,但是,你请客,我买单。”说完俩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 原来老杜是北京南站的站长,今年58岁,还有两年就退休了,他带来的这个女人叫许饮,长得还真有点像歌手许慧欣,脸盘更圆润一些,眼睛更大一些,对沈嫣和佟天赢彬彬有礼,是D191的列车员。

 沈嫣对这个女人印象还不错,虽然她知道她和这个老杜有着不正当关系,可是许饮的谈吐非常大方,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,当大家闺秀遇到小家碧玉,齐活了。

 今天吃了好多羊,好。吃完饭四个人又找了一家茶馆闲聊喝茶,下午三点半道别,佟天赢送沈嫣去幼儿园接嘉嘉。

 佟天赢要送她们母女回家,沈嫣说不用了,佟天赢也不再勉强。如果没有嘉嘉,自己对不起的只是挚爱梁言,在女儿面前,自己的所作所为,让沈嫣更没有颜面。

 在她的观念里,哪怕不是一个好子,也得是一个好妈妈,可是她已经是一个不合格的子,也不会是一个好妈妈了。她不想让嘉嘉面对佟天赢,好像这样就能切断关联,她是嘉嘉妈妈的时候就不是佟的情人,她是佟的女人的时候就不是一位母亲。

 四点半,幼儿园放学,沈嫣随其他家长走进园里,嘉嘉看到今天是妈妈接自己,兴奋地咧着小嘴笑着快跑了过来。沈嫣幸福地笑着蹲下抱起嘉嘉,问她今天都学了什么,嘉嘉认真地回答,母女俩走到站牌等到公回家。

 自从秦皇岛回来后,佟天赢就没碰过韩晓,自从韩晓把连珊珊介绍给佟天赢后,她就再没见过佟天赢的面。不是她不想见,是佟不见她。

 而珊珊的生活却越来越奢华,各种名牌服装名牌包,最流行的手机,最昂贵的化妆品,两个人的生活似乎颠倒了,以前是韩晓过着这样的日子,连珊珊虽然也不缺乏物质,但远达不到跟了佟天赢后的现状。韩晓看在眼里,嫉妒恨在心里,都怪那个货沈嫣,都有孩子的女人了还出来勾引男人,货,连珊珊这个妖也没帮到忙,反而是帮了倒忙。我要报复他们。

 约杨新喝咖啡。

 “杨新,你得帮我。”

 “怎么了?”杨新趾高气昂道,心想,你这眼睛长在脑袋顶上的娘们也有求我的日子啊!“佟天赢从我们那次争吵后就没理过我,也没再给我钱花。”

 “这我可帮不了你,可能老板玩够你了吧,你看你眼睛那么小,脑门那么大,嘴那么薄,门牙那么大,你这嘴一看就薄情,嗯,你这张脸仔细看看是克夫相啊!虽然佟总不是你老公,好歹也算有事实,怕是他怕被你克了所以赶紧把你甩了吧哈哈!”本来想请他帮忙,想不到一上来就被呛了,气的几乎吐血,却仍得忍着陪笑道“杨新,只要能重新回到佟天赢怀抱,我怎么样都行,做什么都行。”

 “啥意思?”杨新故作不懂状。

 “你不是想和我做吗?”韩晓妩媚地笑着说。

 “哦,没过沈嫣之前,我是想你的,”杨新轻浮道。

 “你说什么!?”细长的双眼此时圆睁,惊讶又愤怒“这个沈嫣怎么这么不要脸!”杨新不以为然:“晓晓同学,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。”说完起身“下次带上你的同学连珊珊吧,也许我愿意帮你。拜拜。”

 杨新走后,韩晓猛灌了一口冰咖啡,把冰块咬的嘎吱作响,白的小手紧紧握起了拳头…沈嫣公司业绩突破历史,创了史上季度最高营业额,公司组织聚会庆祝这一历史时刻。这天下午,佟天赢打来电话,约沈嫣晚上玩,沈嫣说公司有聚餐,去不了了。佟天赢要聚餐结束后来接她送她回家,沈嫣平淡地说,再说吧。

 每个人都很开心,心情喜悦,喝的也就多了起来。刘亚飞过来劲酒:“嫣姐,敬你一杯!你的功劳很大啊!每天埋在一堆文件里翻译,看着我都替你觉得累。”

 “我有那么老吗?来,干杯。”沈嫣很开心,因为这是她的成功时刻,不靠父母,不靠男人。即使以后发生了什么,和梁言离婚了,她一个人也能带好嘉嘉,无论物质还是精神。

 沈嫣快乐,因为这份工作体现了自己的价值,沈嫣也痛苦,想到对心爱男人的背叛,想到梁言知道自己背叛他后的痛苦,她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痛起来,爱他就会变成他,爱他两颗心就会融合在一起,他痛,她如何不痛?。

 别人桌的时候,沈嫣自顾自喝起来,似乎只有喝醉才能解,喝到哭,喝到去卫生间吐,吐完了洗脸的时候继续痛哭。刘亚飞的眼睛一直没离开她,她却不知道他就在身边,哭完了,刘亚飞递来纸巾:“擦擦脸吧。”却不知如何安慰。

 沈嫣不好意思地看了刘亚飞一眼,双眼通红,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不好意思,失态了。”接过纸巾,擦净脸蛋。

 “每个人都有难过的坎,希望你能迈过去,加油,我会一直支持你。”刘亚飞认真地说。

 “嗯,谢谢你,呼”沈嫣哭够了,长出一口气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 “好。”  M.uDUxS.cOM
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