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舂色武侠 下章
丹药大亨之柳家
 自从中武术交流会之后,陈海似乎放弃了对柳素颜的追求,可是陈海是什么人,市长公子,家财万贯,从小到大很少又得不到的女人,虽然陈海的人品很好,人也很正气,可是就是这种性格才容易走极端。

 陆启文跟陈海说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被陈海完全的收了,甚至歪曲了,陈海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得到柳素颜,就算得不到柳素颜的心,也要得到她的身体。

 陈海开始以朋友的身份参加陆启文的一些活动,给了陆启文很多帮助,开始的时候陆启文还是对他有一些防备的,以为他对柳素颜贼心不死,可是一段时间过去了,陈海好像忘了这茬一样,陆启文也就对他放下了戒心。

 陈海却是在观察,准备一击必中,他发现陆启文的红颜知己很多,所以不是很有时间陪柳素颜,更不要说去看望柳母了,柳素颜虽然嘴上不说,心里还是有一点小疙瘩的,陈海就再每次柳素颜因为这个事不高兴的时候,陪着柳素颜,但是绝不越轨。开始的时候柳素颜还以为陈海又要追求她,可是陈海表现的一直很君子,慢慢的就没有了戒心,心开了,话也就多了,不知不觉的陈海就成了柳素颜心中仅次于陆启文的男人。

 这些改变柳素颜自己也没有发现,只是觉得没有陆启文的时候,和陈海聊聊天也是不错的。陈海去看过几次柳母,柳母知道以前陈海追过柳素颜,心里也喜欢陈海的,觉得这个小伙子各方面都不错,可惜自己女儿没有这个福分。

 柳母对陈海愈发的好起来,柳母自从吃了陆启文的养颜丹后,年轻了不少,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,和柳素颜站在一起,外人绝想不到这两人是母女。陈海和柳母熟悉了以后,就开玩笑的说要叫柳母姐姐,柳母竟然答应了,说是有了年轻的的感觉,私下陈海就管柳母就姐姐了。柳母还把家里的钥匙给了陈海

 陈海觉得柳母会是一个好的突破口,谁知陈海竟然还有意外收获。

 这天陈海又来到柳素颜家,柳素颜出去上课了,柳父考察去了,家里只有柳母一个人,这样的时候很多了,陈海照例换好鞋。来到柳母屋内,还没有走到门口,就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,反复是女人压抑的呻,陈海感到很奇怪,难道柳母偷人不成,陈海悄悄的走到门口。发现原来柳母在自

 陈海的眼睛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,柳母和柳素颜长的的八分相似,只是多了一些成的意味,自从柳母年轻的以后,穿着也是年轻化,那个女人不爱美,柳母穿着一身白色的家居套裙,上衣已经不知去向,裙子被拉到了际,一个粉红色小内褪在脚踝处,半场的丝袜,一只手抚摸着36d的房,另只手的中指在粉的小捏。

 陈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一方面是不相信柳母会自,更多的时不敢相信柳母的酮体竟然会这么人。他以前只是意味柳母长的年轻,却没有想到柳母的房,柳母的小都跟小姑娘一样粉

 陈海不自主的站立起来,尤其上看见那张酷似柳素颜的脸,仿佛爆炸一样痛。陈海掏出,对着柳母自起来。

 柳母今天就感觉不对劲,昏昏沉沉的,可能昨晚没睡好吧,自从柳母吃了养颜丹后,不但身体变年轻了,连需要也变得多了,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,有时候半夜都会醒来,小的,可是柳母是一个传统女,柳父年期大了,没有那么好的体力,开始的时候还能应付,后来就没有力气了。柳母只能默默忍受。

 今天早上是吃养颜丹的日子,柳母掏出一粒养颜丹,吃了下去,却没有发现不同,原来这一瓶是陆启文给大嫂做的催情丹。

 柳母觉得今天特别的需要,小一直是润的,神智都有些不清醒了,柳母开始的时候还在克制,情这东西不是认为就能控制的,柳母打开电视,正好看见一段戏,久基的火终于爆发,于是就有了开始的一段。

 情丹非调和不可解,柳母自了足足有一个小时了,不但没有减轻火,反而愈演愈烈。柳母的呻越来越大声,门外的陈海终于忍受不住惑,快速的子,开门久了屋,开门的响声惊醒的柳母,看见陈海是眼中快恢复的神采,可是当看见陈海的高高起的时,最后一丝神智被噬了。

 “ 好弟弟,你来的太是时候了,快来干我,狠狠的干我。” 陈海快步走了过去,三两下就把柳母拖了个光,身体在柳母身上,亲吻着柳母的脖颈,大对着的柳母的狠狠的了进去。

 “好丈夫┅好弟弟┅用力的┅哦┅用力┅哦┅哦┅快┅小好美┅哦┅哦┅我舒服死了┅┅快死我了┅┅哦┅┅”得到大充实的柳母放生叫着。

 陈海将柳母的脚抬到肩上,并拿颗枕头垫在她的部上,使能更深入,每当我陈海出时,柳母的水就顺着出来。

 “啊、啊!好┅┅好┅┅我舒服┅┅你┅┅怎么┅┅好厉害┅┅那里学的┅┅啊┅┅弟弟┅┅我的好弟弟┅┅好巴┅干的我好┅不┅┅不要┅┅”“不要停┅┅啊┅┅对┅┅就是这样┅┅啊┅┅你干好┅快干┅┅”柳母仿佛完全没有的神智,失神似地叫不停,开始时陈海看着酷似柳素颜的脸,一阵兴奋,把柳母想象成柳素颜,后来干脆想着自己干的事柳素颜的妈妈,更增加了快,更卖力的。一想到这,陈海疯狂的干着柳母的小

 “┅┅啊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好弟弟┅┅好┅┅好舒服┅┅干我┅┅干我┅用力干┅┅快┅┅快┅┅要了┅┅快┅┅我┅┅小┅┅小┅┅出来了┅┅啊┅┅出来了┅┅”在陈海一阵疯狂的送之后,柳母出了她不知第几道。在柳母的叫声中陈海出了

 烈运动后的两人沉沉睡去,不知过了多久,柳母醒了过来,陈海也醒了过来,两个赤的人相顾无言,尤其是柳母,脸一阵红一阵白,不知在想着什么,发生了什么,柳母心里一清二楚,自己的贞就这么毁了。

 沉默了有一会,陈海有了自己的注意,今天必须把柳母征服,不然后果就严重了。陈海把柳母在身下。摸上了柳母的房。

 “ 你干什么?” 柳母质问道,反抗着。

 陈海没有说话,柳母的放抗在他看来,如同没有,陈海再次进入了柳母的,开始烈的

 “ 你…”涌起又羞又恼的情绪,柳母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,红润的樱就已被陈海的大嘴紧紧堵住。陈海的舌头侵入柳母的口腔里恣意拨

 渐渐的柳母的润了,水丰富的分泌出来,头渐渐的起了。

 ” 反正都被他干了一次了,干一次和一百次也没有区别了,还不如便宜了这个弟弟。“ 柳母本就是喜欢陈海的,身体上的愉悦让柳母醉,回想夜半梦回,身体的空虚,陈海的大巴给带来的快,柳母沉沦了。

 两只玉腿盘在了陈海间,小股向上合着陈海,双臂也紧紧搂住了陈海的双肩。陈海卖力的动起来,带起一簇簇的水。

 ” 好弟弟,我的小,你要好好爱惜啊。你是第二个客人,以后要常来看看啊。“ 听见柳母叫,陈海又猛力的进攻。” 好姐姐,你的小真紧,就像处女一样,我以后要天天干,时时干。“ ” 好,啊…以后…她就是…你的了…“ 陈海被刺更加大,陈海起身坐在上,一把抱过柳母赤的娇躯,面对面地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。柳母吐出香舌和陈海舌吻,两人甜蜜的换着唾,柳母右手握住他那高翘的大茎对准自己漉漉的,左手勾住陈海的脖子,陈海双手搂紧她那紧致的俏往下一按,他也用力往上一“卜滋”一下大底。

 “唉哟!呀…啊…好深”柳母娇叫一声,双眼的直翻白眼,双手紧抱住陈海的颈部、两脚紧扣着他的际,开始不停扭摆,急促地上下套动旋磨。陈海双手捏住柳母前那两颗抖动的玉,并张口轮着左右两粒鲜红的头,他抬起部一地向上顶着。

 “好┅┅好弟弟┅┅亲爱的┅┅你把姐姐干疯了,你好厉害┅┅啊┅┅不要动┅啊┅┅”不一会柳母再次达到了高,柳母已经足有十几年没有高过了,高的快的柳母了足有平时的三倍还多。还一缩一涨的里的

 “海,我死了!你干我好┅┅嗯┅┅你┅┅还没出来┅┅我们再来┅┅”柳母奋起余勇,大力的套着陈海的大巴,每次大巴都深深的入柳母的小中。

 “好弟弟!快干姐姐┅快你的大干姐姐┅┅”“┅┅啊┅┅┅┅┅┅姐姐好舒服┅好弟弟┅┅我┅┅干我┅┅”柳母叫声音一开始就停不下来。“┅┅嗯┅┅好┅┅好弟弟┅┅好舒服┅┅你┅┅将我的┅┅得好┅┅好充实┅┅嗯┅┅从来没这么过…”“姐姐,你说我的什么将你的什么┅┅我没听清楚。”陈海故意逗她。并且加快送。

 “┅┅啊┅┅你┅┅坏┅┅明明知道┅┅啊┅┅好┅┅”“哎呀┅┅你好坏┅┅人家┅┅好嘛┅┅我说┅┅我说┅┅你的┅┅小弟弟好┅┅把姐姐的┅┅小┅┅的┅┅姐姐好舒服┅┅你不要停┅┅我要你┅┅┅┅我┅┅姐姐的小┅┅好┅┅”

 在柳母的语中,陈海深深的注入柳母的子深处。高后两人互相抚摸,渐渐的进入了梦乡。

 自此以后柳母就开始了和陈海的偷情生涯,由于陈海一直以君子形象示人,柳母也是长辈,所以大家都没有怀疑。两人食髓知味,竟也如胶似膝般甜蜜,每次见面,陈海的大巴都会去柳母的小里做客,柳母被陈海滋润的越发光彩照人了,和柳素颜如同孪生姐妹一般。

 柳母的心理已经全是陈海的影子,对陈海的要求从来不会拒绝。陈海就一点一点的透对柳素颜的痴心,柳母也渐渐的心理天平倾向了陈海

 这天陈海去柳母家做客,真赶上柳父柳母都在家,连柳素颜和陆启文都在,一家人在客厅里说笑,陈海加入了进来。要到了吃饭的时候了,柳母进入厨房做午饭,其他人都习惯了柳母的服务,没有帮的意思,陈海站起来说:” 你们一家人唠吧,我一个外人去帮阿姨忙吧,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手艺。“ ” 好啊,陈大哥,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,我们一定要见识一下。“ 柳素颜拍手称道。

 ” 那今天我就一手,可是谁也不许帮忙啊!“ ” 我们一定不帮忙,你不从厨房出来,我们绝不进去,省的你说我们妨碍你的发挥。“ 陆启文打趣道。

 ” 一言为定。“ 陈海走进了厨房,柳家的厨房在里间,很大的空间,陈海打开门,开门进去。回身把门锁死了。柳母穿着一个粉长裙,白色的半袖衬衫,白色的围裙,真是一个美厨娘。

 柳母专注的做着菜,没有发现陈海进来。陈海坐了过去,从后面搂住柳母的蛮,一只手附上了柳母的高峰,柳母惊呼一声,发现是陈海,身子一下子就软 ”小坏蛋,放手,别让发现了。“ ” 没事,他们不会来的,我要干你的眼。“ 无意中发现柳母的菊门也是柳母的感地带,陈海就给柳母开了后门,哪知道后门比小还要,所以每次陈海总要干一干柳母的小菊花。

 ” 讨厌。就知道你没安好心。“ 柳母用小股摩擦着陈海的大巴,陈海扳过柳母的头,稳住了柳母的小嘴,舌头伸进去探寻着。一只手解开衬衫扣子,拨开罩,扭住了柳母的一个小樱桃。另一只手从裙子伸进去,发现柳母里面空空如野,柳母竟然没有穿内。而柳母的小也是润异常。

 ” 小妇,是不是早想被我干了。“ 柳母白了他一眼,” 快点吧,时间不多,一会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呢。“ 陈海也不废话,掏出大巴,掀起柳母的裙子,直,飞快的查的几下,待大巴都润了出来,柳母知道陈海要干什么,弯下,抬起股,出粉红的菊门,陈海对准柳母的眼就慢慢的了进去,柳母仿佛比还要兴奋,摇晃着股。柳母的眼变成一个小吐着陈海的大巴。

 陈海随手拿起一洗过的黄瓜,进了柳母的小,前后两个同时被进攻,柳母都已经站立不住,陈海坐在椅子上,柳母软到在陈海腿上,由于时间有限,陈海没有调情什么的,直接大力的,大约十分钟后,随着陈海的一声低吼,万千子孙进入了柳母的直肠,柳母也在黄瓜的刺出了

 两人整理好了以后,柳母开始做饭,陈海一边帮忙,” 海,我有一个注意,可以试一试,可是你要答应我以后要对素颜好不能辜负她。“ ” 我一定会对素颜好的,就像对姐姐一样好,天天都让它足。“ ” 呸,没正经,我说的是正事,没开玩笑<舂色武侠>  m.uDuxS.com
上章 舂色武侠 下章